澳门赌场

菁菁博客首页 > 欢愉进修 > 景阳冈武松打虎_景阳冈课文全文_五年级下册(人教版)
景阳冈武松打虎_景阳冈课文全文_五年级下册(人教版)
景阳岗位于山东省聊城阳谷县城东16千米张秋镇境内,传说为《水浒传》中描写的武松打虎处。《水浒传》作者施耐庵(1296年—1371年)是元末明初的文学家,今江苏兴化人。景阳冈武松打虎是《水浒传》中歌颂最为普遍的故事之一,五年级下册第(人教版)第20课景阳冈(选自中国四台甫著之一《水浒传》第二十三回)。景阳冈课文全文以下。

景阳冈课文全文

    武松在路上行了几日,离开阳谷县空中,离县城还远。恰是晌午时辰,武松走得肚中饥渴,瞥见后面有一家旅店,门前挑着一面旗,上头写着五个字∶“三碗不过冈。”
  武松走进店里坐下,把哨棒靠在一边,叫道∶“仆人家,快拿酒来吃。”只见店家拿了三只碗,一双筷子,一盘熟菜,放在武松眼前,满满筛了一碗酒。武松拿起碗来一饮而尽,叫道∶“这酒真有力量!仆人家,有饱肚的拿些来吃。”店家道∶“只要熟牛肉。”武松道∶“好的切二三斤来。”店家切了二斤熟牛肉,装了一大盘子,拿来放在武松眼前,再筛一碗酒。武松吃了道∶“好酒!”店家又筛了一碗。刚好吃了三碗酒,店家不再来筛了。武松敲着桌子叫道∶“仆人家,怎样不来筛酒?”店家道∶“客长,要肉就添来。”武松道∶“酒也要,肉也再切些来。”店家道∶“肉就添来,酒却不添了。”武松道∶“这可奇异了!你若何不肯卖酒给我吃?”店家道∶“客长,你应当瞥见,我门前旗上明显写着‘三碗不过冈’。”武松道∶“怎样叫做‘三碗不过冈’?”店家道∶“我家的酒固然是村里的酒,但是比得上老酒的味道。凡是主人来我店中,吃了三碗的,就醉了,过不得后面的山冈去。是以叫做‘三碗不过冈’。过往主人都晓得,只吃三碗,就不再问。”武松笑道∶“本来如许。我吃了三碗,若何不醉?”店家道∶“我这酒叫做‘透瓶香’,又叫做‘出门倒’,初进口时只感觉好吃,一下子就醉倒了。”武松从身旁拿出些银子来,叫道∶“别乱说!莫非不付你钱!再筛三碗来!”
  店家无法,只好又给武松筛酒。武松前后共吃了十八碗。吃完了,提着哨棒就走。店家赶出来叫道∶“客长那里去?”武松站住了问道∶“叫我做甚么,我又不少你酒钱!”店家叫道∶“我是美意,你返来看看这抄上去的官府的榜文。”武松道∶“甚么榜文?”店家道∶“现在后面景阳冈上有只吊睛白额大虫,天晚了出来伤人,已伤了三二十条大汉人命。官府期限叫猎户去捉。冈下路口都有榜文,教来往主人结伙成对趁午间过冈,其他时辰不许过冈。独身主人必然要结伴能力过冈。这时候辰辰天快晚了,你还过冈,岂不白白送了自家人命?不如就在我家歇了,等嫡凑了三二十人,一齐好过冈。”武松听了,笑道∶“我是清河县人,这条景阳冈少也走过了一二十遭,几时传闻有大虫!你别说如许的话来吓我。就有大虫,我也不怕。”店家道∶“我是美意救你,你不信,出去看官府的榜文。”武松道∶“就真的有虎,我也不怕。你留我在家里歇,莫不是中午半夜来谋我财,害我人命,却把大虫恐吓我?”店家道∶“我是一片好意,你反当作歹意。你不信任我,请你本身走吧!”一面说一面摇着头,走进店里去了。
  武松提了哨棒,大踏步走上景阳冈来。约莫走了四五里路,离开冈下,瞥见一棵大树,树干上刮去了皮,一片白,下面写着两行字。武松昂首看时,下面写道∶“远因景阳冈大虫伤人,但有过往客商,可趁午间结伙过冈,请勿自误。”武松看了,笑道∶“这是店家的狡计,恐吓那些怯懦的人到他家里去歇。我怕甚么!”拖着哨棒走上冈来。这时候辰天快晚了,一轮红日垂垂地落下山去。
  武松乘着酒兴,尽管走上冈来。不到半里路,瞥见一座褴褛的山神庙。走到庙前,瞥见庙门上贴着一张榜文,下面盖着官府的印信。武松读了才晓得真的有虎。武松想∶“回身回旅店吧,必然会叫店家嘲笑,算不得豪杰,不能归去。”细想了一回,说道∶“怕甚么,尽管上去,看看怎样样。”武松一面走,一面把毡笠儿掀在脊梁上,把哨棒插在腰间。转头一看,红日垂垂地坠下去了。
  这恰是十月间气候,日短夜长,天轻易黑。武松喃喃自语道∶“哪儿有甚么大虫!是人本身惧怕了,不敢上山。”
  武松走了一程,酒力爆发,热起来了,一只手提着哨棒,一只手把胸膛关闭,踉踉蹡跄,奔过乱树林来。见一块光彩的大青石,武松把哨棒靠在一边,躺上去想睡一觉。突然起了一阵暴风。那一阵风过了,只闻声乱树眼前扑地一声音,跳出一只吊睛白额大虫来。
  武松见了,啼声“啊呀!”从青石上翻身上去,把哨棒拿在手里,闪在青石中间。那只大虫又饥又渴,把两只前爪在公开按了一按,望上一扑,从半空里蹿上去。武松吃那一惊,酒都变做盗汗出了。说时迟,当时快,武松见大虫扑来,一闪,闪在大虫眼前。大虫眼前看人最难,就把前爪搭在公开,把腰胯一掀。武松一闪,又闪在一边。大虫见掀他不着,吼一声,就像半天起了个轰隆,震得那山冈也动了。接着把铁棒似的虎尾倒竖起来一剪。武松一闪,又闪在一边。
  本来大虫抓人,只是一扑,一掀,一剪,三般都抓不着,劲儿先就泄了一半。那只大虫剪不着,再吼了一声,一兜兜返来。武松见大虫翻身返来,就双手抡起哨棒,使尽生平力量,从半空劈上去。只闻声一声音,簌地把那树连枝带叶打上去。定睛一看,一棒劈不着大虫,本来打急了,却打在树上,把那条哨棒折做两截,只拿着一半在手里。
  那只大虫吼怒着,倡议性来,翻身又扑过去。武松又一跳,退了十步远。那只大虫刚好把两只前爪搭在武松眼前。武松把半截哨棒丢在一边,两只手就势把大虫顶花皮揪住,往下按去。那只大虫想要挣扎,武松使尽力量按定,那里肯放半点儿松!武松把脚往大虫面门上眼睛里只顾乱踢。那只大虫吼怒起来,不住地扒身底下的泥,扒起了两堆黄泥,成了一个土坑。武松把那只大虫一向按下黄泥淖里去。那只大虫叫武松弄得不一些力量了。武松用左手牢牢地揪住大虫的顶花皮,空出右手来,提起铁锤般巨细的拳头,使尽生平力量只顾打。打了五六十拳,那只大虫眼里,口里,鼻子里,耳朵里,都迸出鲜血来,一点儿也不能转动了,只剩下口里喘息。
  武松放了手,去树边找那条打折的哨棒,只怕大虫不死,用棒子又打了一回,眼看那大虫气儿都没了,才丢开哨棒。武松内心想道∶“我就把这只死大虫拖下冈去。”就血泊里用双手来提,那里提得动!本来武松使尽了力量,四肢举动都酥软了。
  武松回到青石上坐了半歇,想道∶“天气看看黑了,若是再跳出一只大虫来,却怎样斗得过?仍是先下冈去,明早再来理睬。”武松在石头边找到了毡笠儿,转过乱树林边,一步步挨下冈来。
[ 2014-5-5 ]